518养殖网,一个致力于免费为农村养殖户解决困难的公益性养殖网站平台!


资讯 养殖 行业 厂家 百科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特种养殖网 > 

养野兔 真发了

时间:2017-03-0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  2005年春季,夜幕一旦降临,商战领的野兔养殖场里就弥漫起一种紧张的气氛。几乎是每天的夜里,商战领就和他的家人一起,搜寻着令他们恐惑不安的蛛丝马迹。这种不安缘自于帮助商战领饲养野兔的父亲商忠信的一个偶然发现。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发现晚上的时候,这个兔子“呼”地往外跑,哗地往南跑,我说这是怎么回事。我就怀疑是不是有黄鼬吃小兔。”

  黄鼬就是我们俗称的黄鼠狼,商战领的野兔养殖场地处东营市黄河入海口,有大面积的盐碱荒地,生长着很多的野生黄鼬。在当地,农民饲养的鸡、兔子等小型畜禽被黄鼬侵害,是一种司空见惯的事情。

  商战领:“光发现有些残缺的兔子尸体,一直就不知道什么原因,可能这里头黄鼠狼子也难免。”

  这些被咬得支离破碎的野兔子尸体,进一步证实了商战领对黄鼬侵害野兔的猜测。然而,接下来又发生一件更加奇怪的事情。

  商战领:“光发现有大兔子,还有那些中等的兔子,你找小兔子找不着,光看到有生小兔了,就是找不着小兔。”

  这里原先是一家公路养护站,这家单位撤走后,商战领将废弃的院子租赁下来,改造成了野兔养殖场。院子的围墙很高,平时大门紧闭,也没有发现有外人进来。

  他们搜遍了养殖场里的每一个角落,并没有发现黄鼬的任何踪迹。那么,小兔子又怎么会莫名地失踪呢?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我说这是什么事,这以后我上别人那里采访问问,到底什么事,别人说不是黄鼬,黄鼬它吃一个,不会引起兔子轰动起来乱窜。

  商战领然后我爸爸叫他过去看了看,他一看,他说这是一种野猫。”

  村民:“黄鼠狼那种行动很缓慢,他对兔子的进攻性很小,野猫对野兔子的进攻性很大。”

  这个时候,商战领辛苦养殖了两年的野兔子,已经到了快速繁殖的关键时期。如果小兔子被侵害的问题不能尽快地解决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野猫就是先吃小兔,吃了小兔再吃大的。”

  商战领:“它吃一会儿就上瘾,上了瘾以后就和人吸大烟一样,吃上一次,再往下它就老盯着这个小兔。”

  经过多日的搜查,在一天夜晚,商战领和他的父亲终于发现了隐蔽很深的一只硕大的野猫。他们请来附近村子里的两个村民,在养殖场里上演了一场捕杀野猫的大战。

  商战领:“那个猫的动作也很快,一出来的时候,在那儿守着的那个,就吓的往回一躲就躲了给,因为蹿出来很猛吗,我爸爸在门口抡了一棍子也没抡着,也跑了,然后它就跑到这个房子外面了。”

  农民:“当时我是一棍子没砸着它,它越过着我的头顶蹿出去了。”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蹿到屋前去了,蹿到屋前去了,一回头,我到屋前,它也到屋前了。正跟我碰了头,哗一下就在屋前打死了。”

  捕杀了这只野猫,养殖场里就再也没有发生丢失野兔的事情。有了这次教训,商战领对野兔照看的更加细心了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他的野兔由原来的30只,繁殖发展到了500多只。商战领成了当地人工养殖野兔的第一人。许多商家都看好了他养殖的这些野兔,愿意出高价购买,而商战领却并不急于出售,他自己有一个更大的想法。

  商战领出身农家,中专毕业后在东营市的一家私营企业干财务工作。2002年,他担任了企业的财务总监。一年以后的2003年,他却做出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决定。他要辞掉工作,回家养殖野兔子。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他和我说,我气坏了,你净胡闹,你养兔子能养活吗,你净胡闹。”

  商战领:“一般就是说起来这个野兔的气性比较大,一般就是说人逮了以后,摸了一下子,或者看看它自己就生气就死了。”

  野兔子的野性很大,而且胆小娇贵,遇到外界的惊扰,会产生很强的应急反应,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气性大,容易生气暴亡。

  商战领的内弟 陈德峰:“这个兔子根本就养不活,从地里逮的那个野兔,放到笼子里,直接就死了,我觉得他养野兔子就是拿着钱闹着玩。”

  父亲强烈反对,亲戚们不理解,好在得到了妻子的支持。

  商战领的妻子 陈雪玲:“爷俩也吵起来,有时候就跟说他,你别跟他吵,你想干的时候,你自己干点,再说他老人的见解和年轻人的就不一样。”东营地区人稀地广,长期以来,田地里有大量的野兔出没。由于野兔对庄稼有一定的危害性,所以,每到秋冬农闲时节,许多农民都到野外捕杀野兔。野兔的肉质鲜嫩,也是当地人喜欢的美味。可是,近几年野兔越来越难捕逮,加之人们对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加强,捕杀野兔的人也少了。偶尔市场上有卖野兔的,价格更是居高不下。

  商战领:“2003年的时候,大约就在4.5元1斤到5元1斤这个样子,到了去年吧,去年就到了6元1斤,6.5元1斤,就这么一个样子,到了年底的时候,个别的时候到了7元1斤,还是找不着兔子,就是说有价没货。”

  打定主意以后,商战领又找到了妹夫王洪亮,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干,但却遭到了妹妹的阻挠。

  记者:“当时不信任你老公呀,还是不相信你大哥呀?”

  商海燕:“谁也不信任。”

  尽管妹妹有一定的顾虑,而妹夫王洪亮却兴致很高,愿意和商战领一起养殖野兔子。

  2003年秋天,商战领请来当地的一些村民,用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,到田地里逮了60只野兔,以50块钱一只的价格收购下来,并在东营市林业局办理了驯养繁殖许可证。把60只野兔散放在租赁的一个院子里,开始了野兔的人工养殖。

  头两个月,是野兔由野外生长向圈养转型的适应期,非常关键。在商战领和王洪亮的精心饲养下,60只野兔全部存活下来,还有几个母兔也开始怀孕了。

  记者:“一年能生产几窝?”

  商战领:“一年能生产五到六窝。”

  记者:“一窝能有几个呀?”

  商战领:“一般就是六到七只吧,多的还有,多的那个时候就在八九只左右。”

  正当商战领沉浸在野兔试养成功的喜悦中的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。2003年10月的一天下午,商战领在家里接到了妹夫王洪亮从养殖场里打来的电话,说是野兔子被人砸死了。

  商战领的妹夫 王洪亮:“我自己在那里吧,还得出去割草,或者拉水什么的。”

  这天下午,王洪亮割草回来,看到有几个人正从养殖场的墙头上翻了下来。王洪亮感到势头不对。

  商战领的妹夫 王洪亮:“那时候有六七个人,有的用袋子拎着那个打死的兔子,当时我也急了,他们就说不是你养的,这是野兔子,能说是你养的吗,从外面跑进去的野兔子,当时我也很气愤,我也跟俺哥打电话了。”

  商战领:“当时在电话里,我就恼了,我说好不容易逮起来,你怎么叫人砸了呢,他说怎么办,我说赶紧报案,我说赶紧报110。”

  商战领放下电话后,急忙开车赶过来。到了养殖场他才发现,60只作种的野兔子一个不剩地全部被砸死了。

  尽管商战领在附近的村子里找到了肇事的村民,但是村民说不知道是人工养殖的野兔,还以为是从野地里跑进去的。最后,商战领考虑都是乡里乡亲的,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商战领:“就按我们农村来说,你要真为这个事,真得罪了人,你以后你就别想在这儿搞了,那伤害最大的就是我们自己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  时间已经到了2003年的11月份,天气越来越冷,田地里的野兔子也越来越难逮了。商战领赶紧又请来一些村民,再次到野地里捕逮野兔子。

  商战领:“赶快再整,要不一年又过去了,只能等到明年的秋后,才能继续捕逮,所以说就是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逮,能逮几只算几只,逮了越多了以后呢,越有利于明年的繁殖。”

  这次,他们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又逮了30只野兔。虽然商战领第一次喂养的60只野兔遭到了灭顶之灾,但是,毕竟经历了几个月的摸索,掌握了野兔生活的习性和养殖经验。到了2004年的冬天,他第二次逮来的30多只野兔繁殖发展成了500多只。

  商战领:“应该说是这个发财的机会就到了。因为原先自己设想的那些东西,想的那种价格的趋势和市场的需求,完全符合自己原先想象的。”

  不仅市场对野兔的需求量在不断地加大,更加令商战领欣慰的是,原来反对他的父亲也经常来到养殖场里,帮着饲养野兔了。

  商战领的父亲 商忠信:“我又不反对他了,为啥,因为这个野兔子很好养。抢着吃食,很带劲,很喜欢人,看着很带劲的。”

  农民:“像小商这种养法,用不了一年,能成暴发户。”

  还没等商战领成为暴发户,厄运却再一次降临到他的头上。2005年春节过后的一天下午,商战领正在外地,又接到了王洪亮打来的一个让他心惊胆战的电话。

  商战领:“他给我打电话说这个兔子叫人家给逮了,我说怎么叫人家逮了呢,我当时我有点莫名其妙的。”

  商战领的妹夫 王洪亮:“那天下午,我去割苜蓿草,回来之后呢,进院一看那兔子都不见了,不见了以后呢,我当时就急了,整个院子赶紧到处找,找了以后呢,地下有一些血迹。”

  地上的血迹让王洪亮感到一种不祥的征兆。他慌忙在院子里寻找丢失的野兔。最后,除了找到几个死兔子外,却发现院子的墙上被人挖了一个大洞。

  商战领的妹夫 王洪亮:“发现这个墙上有个洞,过后我用水泥又把它糊起来的。”

  事情已经非常地明朗,有人从墙上挖洞进来,把兔子偷走了。

  商战领:“我就问,我说还剩下多少?”

  商战领的妹夫 王洪亮:“我就转悠了看看,看看呢,已经少的没大有了。

  商战领:“他说可能剩下个十只八只的吧,我一听当时就恼了。”

  500多只野兔,如果不被偷走的话,一年就能繁殖到四五千只。而现在还剩下20几只,这几乎是一种灭顶之灾。商战领面对的不仅是经济的损失,他心中盘算好的发展前景,在这一刻化成了泡影。

  商战领:“2005年正好是个大发展的机会,所以说的,自己感觉到应该是没问题,一出这一出,基本上就……”

  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击,并没有动摇商战领养殖野兔的决心。2005年秋天,商战领投资十多万元,和朋友一起承包了东营市垦利县的1300多亩的水库,他把剩下的野兔全部拿到了水库上的一个孤岛上养殖。

  记者:“每天都要划船进去吗?”

  商战领:“一天就是两次,早上一次,晚上一次。一般这个早晨放的料稍微少一些,傍晚的时候就是放料放得多一些,个别的时候,你像到了月亮很好的时候,晚上光线比较好,偶尔也进去,放上几次料,就是晚上、半夜,半夜的时候过去看一看,随手再放点料什么的。”

  尽管每天划船到岛上去喂养野兔相对麻烦了一些,但是商战领依然很开心。因为,这里比原来养殖场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了。孤岛四周的深水成为了一道天然的保护带。

  商战领又在岛上养殖野兔的四周围上了一圈铁护栏,这样野兔尽可以在此自由安心地生长,再也不用担心被人偷走,或者被黄鼬、野猫等天敌侵害了。

  记者:“最大的野兔一般能长多重?”

  商战领:“大野兔,一般像黄河口这个野兔一般就是长4斤左右,大不会很大,最大也就是到4斤二三两吧,这就算黄河口这里的大兔了。”

  现在,商战领的野兔已经繁殖了200多只,他估计一年以后,靠这些野兔能发展到2000只左右。商战领说,他的当务之急是迅速地壮大养殖规模,下一步他要搞野兔深加工,不仅将野兔这种天然的野味搬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,还要打进国际市场。

0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最新更新
热门点击